残阳如血。{173}

大哲洋洋面上 一艘艘冒着青烟的染血残舰 就像一具具狰狞地浮尸 横呈方圆十余里的波涛之上。

这些都是人族最精锐的龙牙巨舰 五桅布帆 甲板楼起三四层

⒋本书作者李西闽提醒您《致命伤》最新章节在大+库文学全网首发无弹窗免费阅读dakuw.com⒋(请来大+库文学+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高愈七丈 舰首处 装载着冰冷地青铜撞角 每艘可容纳近千战士 威武 雄壮。

残舰下的洋面上 随处可见人族与“鲛人战士”的残肢 殷红地鲜血 将海水染成古怪地粉红色 刺鼻地血腥味 遮掩了微咸地海风。

十九岁的吴辉 手里柱着一柄重达千斤 呈暗红色地血纹钢龙雀巨刃 迎风伫立舰首 打着赤膊地上身 新的旧的狰狞创伤纵横密布。

浓郁地血腥味充塞鼻端 印入眼帘的 是伏尸处处 残阳西照地凄凉景象 吴辉的眼神有些迷离 六年了!

六年前 自己是一个刚走出政法大学校门 心中忐忑的政治系毕业生 灌了几瓶酒 一觉醒来 就换成了一副陌生少年的身体 来到了这个武力至上的古怪世界。

六年后 自己成了一位臂有十余万斤巨力地九级战士 真当是人生如梦…...

“呜……”

苍凉地号角声 再次在远方旗舰上吹响 吹破了洋面的平静 也吹断了吴辉迷离地思绪。

只见波涛起伏地洋面上 暗潮汹涌 盛开无数个旋涡 情形诡异至极点。

吴浑心里不由得暗叹了口气:终于 鲛人的总攻开始了!

“大人 舰长大人请您去舰尾甲板……”这时 一个左臂齐根而断 身上满是血污的中年战士 跌跌撞撞地向吴辉跑来 大声疾呼。

“不用了……”吴浑摇摇头。

话音方落 洋面上的旋涡里 弹射出无数个人头大小 通体黑漆漆地“火磷球” 火磷球磕碰着甲板碎裂 蹿起一条条火舌 还有刺鼻地磷烟味 横呈洋面的残舰群 一时间明亮地蓝紫色焰光四起 浓烟滚滚 天空为之失色。

紧随火磷球之后 一个个手持骨矛的鲛人战士 黑压压地 就跟蚁群似的 嘶吼着从洋底蹿起。这是一种身后拖着条粗壮地鳄鱼尾巴 脚趾间有蹼 身形消瘦精壮 成年后身高两米三四左右的异族。

手抓龙雀刀 后撤几步 让出甲板的空间 吴辉眼中寒芒一闪 刀锋侧扫 在十余万斤的臂力下 沉重地龙雀刀 就跟草屑似的 寒光一闪 将一名跃上舰板的鲛人战士 拦腰分尸。

温热地鲜血溅了一脸 吴辉却浑不在意 经历的太多 从最开始的恐慌 到平静 再到现在的漠然 吴辉早已习惯。侧步龙雀刀挑起 锋利的刃口 直接将一名敌人开膛剖肚 内脏滚了一地……

心停 手不停 刀芒打闪 吴辉就像是一尊突然降临人世间的魔神 钉着舰首处 疯狂地收割人命。

随着时间地流逝 舰首甲板处 血水横流 残尸高垒 但疯狂发起总攻地鲛人战士 在急奏地鱼鼓声中 前赴后继 无有穷尽。

吴辉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 气息急促 手中的龙雀刀 似有山岳般沉重 已是进入了某一种极限……

突然 吴辉浑身一个激灵 颈后绒毛猛然炸起 近乎本能地拖刀旋身后挡 只看到一道呈扇形的白光 直冲自己颈脖而来 手中一轻 龙雀刀断 脖间传来凉意 而后就看到了下方甲板上 自己那井喷鲜血地无头尸身 一切声音都离自己远去 整个天地成了无声的画面……

最后印入眼帘的 是一个伫立在桅杆顶端 身上披着件白袍 衣袂飞扬 状如神仙中人 一脸高傲的鲛人。

“玄士……好强悍地玄能……”

吴辉高高抛起的头颅 无声地张了张嘴 随即陷入无尽地黑暗之中。

***

秋溪郡 吴家。

吴家祖上并非秋溪郡。

百多年前 吴家老两口子 带着几车财物与几十名家奴 迁来秋溪郡时 还是风尘仆仆 举目无亲。

但吴家祖父是个人物 就凭着几车财物的家底 不但在秋溪郡站稳了脚根 而且几十年时间一过 还造就了一个富冠秋溪的吴家。

吴家第二代只生一子 虽无其父那样的惊才绝艳 但勉强还能守得住偌大的家业。可惜人到中年 先是丧偶 接着自己也是疾病缠身 没过几年一命呜呼。只留下一子三女与让人艳羡的庞大家产。

吴府。

占地近百亩的吴府 大门朝南开 府内亭台楼阁 长廊水榭 绿树成荫 奴仆成群。

已经是过了用午餐的钟点 书房内 大小姐吴紫妍 依旧没有一点用餐的意思 端坐书案前 手里捧着本帐薄 双目内饱蕴怒火 一张俏脸涨得通红 无限美好地娇躯 止不住地轻颤着。

“秋氏!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

“大小姐 您消消气 别气坏了身子……”陪侍在旁的贴身女婢蓝狐 一脸愁容 感同身受。

老爷与夫人去世后 留下这么大的产业 身为吴府唯一的男丁 二少爷今年只有十三岁 无法撑起重担。三小姐 四小姐 年岁还小 只知玩乐。如山的重担 全都压在二十岁的大小姐身上。

“小蓝 你说我们吴家还有救吗?”深吸口气 吴紫妍闭上眼眸 白晰无瑕的脸庞上 满是疲惫。

“大小姐 您可不能这样想 您还有小婢、小兔、二少爷、三小姐、四小姐与洪伯……”蓝狐急了。

也就在这时 一个身穿红色侍女装的女婢 风风火火地闯进书房来。来的正是吴紫妍的另一位贴身女婢白兔。

对书房内压抑的气氛浑然未觉 白兔一进来 就咋咋乎乎地嚷道:“大小姐 大小姐 二少爷醒了!醒了!”

“什么时候醒的?”吴紫妍闻听豁地睁开眼睛 俏脸上涌现出喜色。

“刚醒了 现在三小姐与四小姐正陪他说话呢。大小姐 您快去看看吧。”白兔手舞足蹈 笑靥如花。

“看什么看?哼!二儿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每次出府都喝得烂醉 这一次更是昏睡了一天一夜 他就不能让人省省心。”吴紫妍嘴上说的恨铁不成钢 但在行动上 却一点都不慢 起身离座 快步夺门而出。

吴辉醒了。

醒来直感觉头疼欲裂 睁开眼睛 朦朦胧胧地看到 这是一个古色古香 面积颇大地卧室 两个五六岁年纪 长得一模一样地双胞胎小女娃 趴着自己的床前 叽叽喳喳地大呼小叫 说个不停。

阖上双目 吴辉心里不禁有些狐疑 自己不是在与“鲛人”交战的战场上 被一个鲛人玄士斩首了吗?

好半晌 等到脑中的疼痛渐渐散去 吴辉再次睁开眼睛 涣散的目光开始凝聚 眼前的物什渐趋清晰 脸上流露出极度的震惊 呆呆地看着床前两个粉妆玉琢般的小女娃。

“二哥 二哥 二哥你睁眼了。”

“傻二哥太坏了 还我花糖 快还我花糖……”

“四妹 大姐说了 不能说二哥傻!不然把你嫁人了!”

“…….”

“小三小四?”

吴辉眼眶发红 声音都带着颤抖 哆嗦着手小心翼翼地抚上两人的脑袋 就像是在触摸两个气泡 担怕一碰就碎 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幻觉。

从手上传来的温润触觉告诉吴辉 这一切并不是幻觉 吴辉双目湿润了。

“小三小四……”

吴辉看着两个一模一样的妹妹 不禁有些失神 这一幕是何等的熟悉 这是自己从地球醉酒穿越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 睁开眼睛看到的 就是双胞胎三妹四妹 算算时间 自己今年只有十三岁 明年十四岁。

在自己十四岁那个夏天 也就明年夏天 一流玄门“离宗”开始选拔“选生”。

离宗选拔选生 七年进行一次 选拨的对象是年纪12岁到19岁 天资出类拔萃的少男少女。

自己天生神力 很幸运地在明年夏天成为离宗的选生。

然后 自己与许多秋溪城的少男少女一起 离开家门 去往离宗“贡院”深造。

在明年夏天自己离开后 冬天第一场雪来临 在秋溪郡的大姐吴紫妍 与秋氏八少爷——秋律明完婚。

这门亲事 是这个世界的父亲 在世时就已经订下。

秋氏是秋溪郡当地大族 人丁兴旺 实力雄厚。

吴辉后来了解到 在“自己”六岁时 秋氏八少爷秋律明 带着几车财物上门求亲。这个世界的父亲 认为自己吴家是个外来户 攀上秋氏这颗大树 吴家在秋溪郡的根基会更牢固 出于这样的考虑 便应允了这门亲事。

哪想到秋氏狼子野心 提拔吴家是假 谋夺吴家冠绝秋溪郡的家产是真。

大姐嫁过去没多久 秋氏便露出獠牙 开始全盘接收吴家产业 忠于吴家的老人 死的死 散的散 就连自己现在住的吴府 也被秋氏赐予了在这场饕餮大餐中 立了功的家臣。

小三吴慧禾 小四吴慧苗 在这场灭顶之灾中失踪 大姐吴紫妍在秋府得知后 伤心欲绝 投井自尽。

家破人亡!

家逢大变 在离宗贡院的吴辉 怒发如狂 在地球时 吴辉早年父母双亡 与爷爷相依为命 爷爷过世后 吴辉成了孤家寡人 因此很珍稀这份上天所赐的亲情。

于是 怒发如狂地吴辉 开始没日没夜 发疯似的练武。

为了赚取贡院积分 换取好一些的修炼功法 吴辉疯狂地接贡院发布的任务。

在去往大陆北方“夸父族”的运粮队中……

大陆南方 毒虫沼气 莽莽丛林 “蛮族”作乱的厮杀中……

随船出海 与“海洋鲛人”拼杀的海战中……

苍翠大森林 捕捉天仙般貌美的“魅人一族”的捕奴队中……

猎取“玄兽”的战队中…...

都曾出现过吴辉浴血的身影 而且每一次都是九死一生 伤痕累累。

第一次生还 是吴浑运气好;第二次生还 是吴辉撞了大运;第三次生还 是吴辉踩到了狗屎……

每次都将自己置于险地 吴辉不可能永远如此幸运 果然在最后一次与鲛人的海战中 吴辉身首异处。

那时 是吴辉进入离宗贡院的第五个年头。发疯似的练功 九死一生的历练 再加上出众的天资 吴辉那时已经是臂有十余万斤巨力的“九级战士”。

但九级战士 处于战士的巅峰又能如何?

九级战士之上还有“通玄镜” 突破至玄镜后 才有可能在身上祭植下“玄种” 成为玄徒。

“玄徒”只是玄修最开始的门槛 还有翻手风雷 威能莫测 焚山煮海 只手破天的“玄士”、“玄师”、“玄将”、“玄王”、“玄圣” 更有传说中永生的玄神!

九级战士 纵然臂有十余万斤巨力 但也只是凡人。

北方苦寒之地 夸父巨人一族 就算不修炼 自然成长 只要成年 就有十余万斤的巨力。

“二哥 你别发愣了 快把花糖还给我 你偷了我一大袋呢。”小四吴慧苗 摇着吴辉的大手 很是着急。

“那个 二哥不知道放哪了 二哥以后给你买吃不完的花糖好不好?”进入离院贡院的那五年 自己半疯半癫 没有个人样 吴辉实在想不起来 自己偷了小四的花糖放哪了。

“真的?”吴慧苗眼睛一亮。

“嗯!还有小三 二哥以后也给你请最好的乐师。”小三喜欢唱歌 小四嘴馋 吴辉觉得自己的两个妹子很可爱。

也正在此时 房门外传来急促地脚步声 吴辉眼中神光一亮 扭头看向门口 神情略显激动。

门口一暗 香风袭来 快步进来三个女子。

为首的一位 一身洁白的便服 黑色长发披肩 身高一米八多 体态适中 纤腰一握 玉面无瑕 大眼眸 挺翘的琼鼻。

正是吴辉记忆中的大姐 与她的两个贴身女婢。与记忆中一样 大姐吴紫妍神情有些冷 精明干练 颇有男儿之风。

“大姐大姐……”

双胞胎姐妹 看到大姐来了 离开床边 直扑吴紫妍大腿。

“小三小四别闹!二儿……二儿?”弯腰抱着两个小不点 抬头迎上床上吴辉的目光 吴紫妍不禁心头一震。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深邃 沧桑 还有对生命的漠视与冷酷 让吴紫妍觉得身子有些发冷 鼻子里似乎嗅到了一种浓重地血腥味 这还是自己那个每次在外面闯了祸 回家后心虚胆怯的二弟吗?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致命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大库文学只为原作者李西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西闽并收藏致命伤最新章节